陆游不被南宋朝廷重用的郁闷心情

人气 2820   2012-9-25 18:01

淳熙五年(1178)秋,陆游从四川到达杭州,赵宾曾召见过他,不久被任命为提举福建常平茶盐公事。赴任前陆游曾顺路回到山阴故居:万里归夹值岁丰,解装乡墅乐无穷。甑炊饱甫瑚菱紫,蔑络迎霜野柿红。坏壁尘埃寻醉墨.孤灯饼饵对邻翁。做官行央闽山去,又寄千岩梦想中。—《归云门》这年冬天,陆游怀着一种为国效劳的渺茫希望,告别乡亲,再次入闽。从春天离开成都以来,大部分时间都在旅途之中,行程九千余里,诗人并不因长期跋涉奔波而感到劳苦,使他抑郁悲伤的是,南归的大雁没有带来中原的消息:“无情最恨寒沙雁,不为愁人说杜建。”(《衡州道中》)不管走到那里,陆游的心总是系念着祖国的北方。到了建安(今福建建瓯),工作仍不称心,不能施展自己的才智和抱负,陆游的心情依旧十分郁闷。本来南宋统治集团这次调动他的工作,并非要重用他,不过是借诗人的声誉点缀一下“太平景象”而已。陆游在建安任上,除了赋诗饮酒外,也没有多少事情可做。在这种墉散愁闷的处境里,陆游常常回忆起川陕前线的生活:貂裘宝马梁州日,盘槊横戈一世雄。怒虎吼山争雪刃,惊鸿出塞避雕弓。朝陪策画清油里,暮醉笙歌锦渥中。老去据鞍优翟铄,君王何日伐辽东?—《忆山南》一提起从戎南郑的往事,陆游就精神倍增,他时刻准备重返前线,以“据鞍草檄”自任,为光复国土而献出自己的一切。可是,在西子湖畔养尊处优的赵曹能听到“君王何日伐辽东”的呼号吗?即使听到了又有什么用,只不过被当作一阵耳旁风罢了。

  关注度: 2820   Baidu: 4   360: 12   Google: 2   其他: 1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陆游论坛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